《本日晴天》

正在这里观看 正在那里观看的故事在循环 如今虽无法言传 但也是为了某一天只能将它们描绘 破损的拨片 随随便便拿起轻轻松松歪斜下去 手指被割...

《刺槐》

想要手枪 想要毒药 心之湖 散开的漩 散开的漩 被抛弃的景色 有谁在寻找 但全世界是我 塞满了 塞满了 是的 刺槐的棘刺 每次触碰都被扎到...

《早春盛开的感伤》

拜启。 你还好吗? 这是第一次给你写所谓的信。 我总算过得还不错。也稍稍习惯了独自一人。 回家路上,看到夜晚的公园里盛开的樱花, 忽然就想...

《白色足迹》

在窗边用叹息模糊了玻璃的你 只有时间向房间清凉地流逝 故作正经冬夜安详的雪将白灿灿地降临 而悲伤早已在心底优美地囤积 只因连不安之心的意义...

《“雪萤”》

“雨,时有降雪。” “爱,时有谎言。” 东京的冬季比天气预报更寒冷 还未改掉模仿口头禅的习惯 我在寻找我们曾在一起的证据 蔓延的叹息 思念...

《假如我能弹钢琴》

假如我能弹钢琴 一定要将所有的思念都变成歌 然后将它唱给你听吧 落雨的日子就像雨一样 刮风的夜晚就如风一般 晴朗的早晨就舒爽明朗 可惜我却...

《lilac(紫丁香)》

如果试一试长久盼望并如愿以偿 现实将变得稍不寻常 这是就连用相机也造得出的笑脸 那样一想于是我说了 “歪斜的床 微暗的房间 这不是从现在才...
Page 19 of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