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蜕”》

夏日的我们 在微弱的希望之光下 将一直遗弃了的 忧郁溶化并行走着 纤细的树枝咯吱作响 今天的风太强 明明什么也未曾改变 它们却可怕地弯向地...

《真实的谎言》

用我心中的另一个我不经意地 填满坚硬的玻璃瓶 然后在向阳庭院的花坛 与小猫一起埋葬吧 映在水洼里的脸 被冷雨唰啦唰啦地 切碎以后 开始变成...

《孤独恐惧症》

天气晴朗而大家都不在。 任性的我,被抛弃了。 整个空荡荡的我。 耳膜里的螺丝钉在转个不停, 所以更疼了。 风在我脸颊边留下寒意。 外面像谎...

《螺旋神经官能症》

听到远处传来的摇篮曲而醒来 为什么指尖冰凉又麻痹 破烂的布偶忽然开口 说“让我来告诉你,你的真实” 白花 在哪里开放 在肮脏的手心开放 没...

《水葬。》

蜘蛛丝 粘糊上 哭丧着脸的 小丑又一次 如果夜色 开始变浓 便从床下 爬出来 将自己锁进阁楼 那个小孩 一定是我 倒挂 吊悬 一直扭曲着 ...

《捉迷藏》

《捉迷藏 1》 如果扭曲的风信子开放了, 就能想起死去的歌谣吗? 《捉迷藏 2》 如果扭曲的风信子开放了, 就能想起死去的歌谣吗? 开口歌...

《疯人庭园》

从窗外传来歌声 公园里红眼的孩子开始烧烤小狗 那样的星期天 是橘色 最糟糕的感觉继续将身体吞咽 用脚踩烂了灰色的老鼠 它啃咬倒在地板上的孕...

《破窗》

昨天 做了梦 梦中有本是残破不堪 却在运转的你 在狭窄走廊的 微光中 正同小猫一起跳舞 好像在哭泣 又好像在欢笑的 不可思议的神情 所以我...
Page 21 of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