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MAN × POSTMAN – 有村龙太朗 × 绫小路翔

敬启 绫小路翔君你还好吗?
在这阴天连绵不断的时节,我真想见到宛如万里无云的晴朗蓝天的你。
既然有幸得到这样的机会,便想给总是为我带来活力的你写一写感谢的书信云云,无奈平素的怠惰作祟,总无法顺利提笔。唉,真苦恼呀,怎么办呢。我准备正常地写这封信。
我们既是同乡,关系也要好,但是有件事我想再次向你表示谢意。从前,有幸参加同台共演的企划时,大家在一起的那个夜晚,我过得真的非常快乐。从那天起,我们乐队萌生了想和更多更多不同的音乐人同台演出的心情。果然还是没法好好地说清楚,但是我想说,我喜欢让自己产生这种想法的气志团的乐队气质。
谨上

追记

尽管那家店可能已经不在了,但是我好想和你一起在富士见町的圣地“番茄第一”喝酒。哪天在千叶举办一下千叶会吧。那么,再见。


气志团 绫小路翔的回信:

龙太朗君,谢谢你的信。
我也稍微回忆了一下,
以前The Pees在千叶LOOK举办的“在千叶密会”活动。
那个,我们也参加了吧?
不定期的有点松散的LOOK聚会似的的活动。
庆功宴在荣町,也很懒散。
你觉得怎么样?

得了,带上关于那些事情的会议,最近出来喝几杯吧!

绫小路翔


有村龙太朗访谈:

――和绫小路先生怎么认识的?

“通过朋友的介绍。在老家也有互相都认识的熟人,于是我们很快就要好了起来。”

――请说说见面前和见面后的印象。

“印象没什么变化,不过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多,我越来越为他的精力之旺盛感到震惊。”

――在有村先生心中绫小路先生有着怎样的地位?

“总是给我带来活力的友人。”

――如果将绫小路先生比作动物或者角色等各种各样的形象,你觉得是什么呢?

“他的角色形象已经非常完美了,很难比喻。颜色的话,黑色里带一点橙红色。是那种感觉吧。”

――他身上有觉得和自己“相似”的地方吗?

“偶尔喜欢的衣服都差不多。还有都怕寂寞。”

――请告诉我们正因为是有村先生才知道的,绫小路先生意外的一面。

“埋头苦干。但又害怕寂寞。偶然会看到他多愁善感起来,在角落里陷入沉思的身影。他真的是个对谁都温柔得过分的青年。”

――如果Plastic Tree和气志团合作,想奏响怎样的音乐呢?

“令人意外的是我们听过的音乐根源很相近,所以想试着一起翻唱各种各样的歌。知道的人自然懂的千叶诞生的名曲之类的。”

――如果是同学,你觉得你们会是哪种关系?

“我觉得是那种一起打工,在拿到薪水的第二个星期日去原宿帐篷村以最低价买回Pistols的T恤衫3件套装。星期一的体育课上一起穿出来,喊着‘好想玩乐队!’的关系。”

――在你们的交往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件吗?

“演唱会结束后的庆功宴上大家狠狠地大闹一通之后,我叫了一下倒在沙发上的翔君,他边睡边说了一句‘我啊,因为寂寞所以努力地做了很多事啊’,那场景我忘不了。我觉得这句话是真理。然后看着他的睡脸,我的胸口猛地一紧。”

――绫小路先生可爱的地方在哪儿?

“作为艺术家,他的存在独一无二。却又拥有非常温柔的赤裸裸的人性。我对他的爱停不下来。”

原题:Plastic Tree有村竜太朗 POSTMAN x POSTMAN | FLYING POSTMAN PRESS
网址:http://flying-postman.com/contents/20130620/6625.html
翻译:萩(2014年6月6日初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