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MAN × POSTMAN – 小林祐介 × 有村龙太朗

 ▲有村龙太朗大大▲  

从和龙太朗先生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年了呢。The Cure、dip、楠本真希,这3个名字在我心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而在和龙太朗先生交谈时,这3个名字居然全都在话题里出现,令我非常惊讶。我很开心。因为此前我周围都没有这样的人。虽然没法好好说清,但是对我来说龙太朗先生就像一个兴趣相投的哥哥。

在日本的音乐风格及其脉络中Plastic Tree真的是一个独特的存在。非常出色。 

 我们有很多共鸣,你也让我得到了激励。

请再来找我玩▲ 

P.S. 《Andro Metamorphose》,有机会的话我们再一起合奏吧。
 

THE NOVEMBERS 小林祐介



Plastic Tree 有村龙太朗的回信:

谢谢你的信。

现在我手边放着小林君的手写文字,能像这样接触,比平常漫不经心地聊天的时候更能感受到小林君的人品,我不由得有些高兴。 

我们的共通点多得不可思议,经常让我感到惊讶,不过我常想,对同样的事物的喜爱之情小林君一定比我更深吧。

于是,正因如此你的音乐性质,让我这边也产生了共鸣。

被这样的小林君说像哥哥,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多聊聊各种不同的事吧。 

 追记

和Yamaji先生[*dip乐队吉他手]一起大家合奏的那天真的很愉快。像那样让那么多感觉舒爽的乐音互相呼应,总觉得会上瘾呢。如果能再次共演就好了。


小林祐介访谈:

——怎么知道Plastic Tree的音乐的?

“孩提时代,通过音乐杂志知道的。”


——请说说和Plastic Tree的有村先生见面前后的印象。

“见面前→美丽的人。

见面后→美丽的人。温柔的人。”


——在小林先生心中有村先生有着怎样的地位?

“我在信中也写到了,是兴趣相投的哥哥一样的人。像是在同一环境中长大的。”


——如果将有村先生比作动物或者角色等各种各样的形象,你觉得是什么呢?

“猫头鹰。黑。楠本真希《KISSxxxx》中的Kanon。”


——他身上有觉得和自己“相似”的地方吗?

“既有音乐上的背景呀兴趣等方面的共通点,我觉得我们感觉到‘美丽’‘可爱’的事物也相似。”


——请告诉我们正因为是小林先生才知道的,有村先生意外的一面。

“与其说意外不如说是惊讶,说着‘我去卸个妆再来哦’而告别,再次出现的他的,素颜的肌肤之美。”


——请告诉我们你喜欢的Plastic Tree的歌曲及其理由、相关的小趣闻。

“《Andro Metamorphose》。是在名叫JAPAN JAM的音乐节上,dip的Yamaji先生也加入进来合奏的曲子。那是首非常令人感动的曲子,以至于我想一直演奏下去。”


——如果和有村先生是同学的话,你觉得会是哪种关系?

“我想最初会因为太在意龙太朗先生而保持距离,但是以‘你听什么音乐?’之类的对话为契机成为挚友……我希望是这样。”


——在和有村先生的交往中,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话语或者事件吗?

“JAPAN JAM的共演。还一起唱了THE NOVEMBERS的名叫《Misstopia》的歌。我感到很光荣。”


——有村先生可爱的地方在哪儿?

“包括尊敬的地方在内,有很多。有魅力的地方。对自己想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的自觉,确信的地方。其他的还有很多,不过单纯地,我也喜欢他的外貌。”

原题:THE NOVEMBERS小林祐介 POSTMAN x POSTMAN | FLYING POSTMAN PRESS
网址:http://flying-postman.com/contents/20130520/6508.html
翻译:萩(2014年6月8日初译,2017年9月5日修订。)